<b id="6ahs4"></b>
  1. <u id="6ahs4"></u>
    <wbr id="6ahs4"></wbr>
        <input id="6ahs4"></input>

        (全章節)葉小凡林傾城全文閱讀-葉小凡林傾城最新章節-泰格文學

        發布時間:2019-08-01 09:32

        葉小凡林傾城全文閱讀就在泰格文學!葉小凡林傾城是逆命而生背光而行創作的小說《都市之棄少逆襲》中的主人公。小說對于人物的刻畫入木三分,讓人欲罷不能!小說節選:少年抬起頭,見宋美橋一臉鄙夷甚至透著嫌棄的目光直接落在自己的身上,隨即慢悠悠的收回自己的修長美腿,轉身抽出另一張卷子,臉上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馬思聰,一百五十分,再次成為全年級唯一一個滿分。

        都市之棄少逆襲
        推薦指數:★★★★★
        >>《都市之棄少逆襲》在線閱讀>>

        《都市之棄少逆襲》精選章節

        葉小凡,十五分!

        講臺上,高三一班的美女班主任宋美橋將一張熱騰騰的數學模擬測試卷隨手扔在了地上。

        十五分,怕是找個小學生來也不止如此吧。

        人家可是咱們班當初公費考進一中的第一名。

        哈哈,現在不也是第一名嗎,不過是倒數的!

        .......

        講臺下,一個穿著邋遢長得很胖的學生正要抬手去撿,一雙紅色的高跟鞋直接壓在了試卷上,高跟鞋的鞋尖像是碾著豆腐一樣在試卷上擰了一下,試卷頓時一分為二。

        少年抬起頭,見宋美橋一臉鄙夷甚至透著嫌棄的目光直接落在自己的身上,隨即慢悠悠的收回自己的修長美腿,轉身抽出另一張卷子,臉上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馬思聰,一百五十分,再次成為全年級唯一一個滿分。

        宋美橋的聲音再次響起,噠噠噠踩著紅色高跟朝著第一排一個一臉神氣的男生走去,親自將試卷放在了男生的桌上。

        人群中,眾人一片羨慕的朝著馬思聰望去,眼中一片崇拜之色。

        不愧是馬思聰,又一次得了滿分,簡直就是我的偶像啊!

        對他而言,這已經是家常便飯了吧,哪天他要是沒考了第一,這才讓人吃驚呢。

        真羨慕他,家里老爸是企業老板,明明可以做個悠閑的富二代,卻非要自己努力奮斗,這就是我和聰少的區別啊!

        還記得上次馬思聰在全校發言嗎,人家說了,若是學習不好的話,就要回去繼承家產,所以他才這么努力啊......

        坐在第一排的馬思聰,在同學和宋美橋一片贊譽聲中,捧起那張滿分的試卷,無論是學習成績還是家世背景,他都是全班乃至學校的佼佼者,加上那張十分帥氣的外表,儼然已經成了學校公認的校草,一進入高三便成為了江城一中的學生會主席,可謂是光環滿滿。

        叮鈴鈴!

        放學的鈴聲響起,馬思聰的座位前立刻簇擁了一群人,爭先恐后的排起這個富二代的馬屁來。

        馬思聰,你說像你這么優秀的人,長得帥,學習好,還是富二代,還讓不讓我們活了啊。

        就是,再看看葉小凡,不但長得跟個肥豬似的,家里還那么窮,一身衣服穿了三年了,我就沒有見他換過,隔著幾米遠我都能聞到臭味,也不知道他身邊的人怎么受得了的。

        你說這種人宋老師還不給他開除,在這里礙眼不說,還拉低咱們班的平均成績。

        葉小凡聽著這些議論,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指狠狠的抓著自己的腿,眼神麻木的望著桌上那張一分為二的試卷。

        待到議論聲散去,喧囂的班級里很快只剩下馬思聰和葉小凡兩個人。

        啪!

        就在葉小凡望著那張試卷發呆之時,只見試卷上赫然多了一張百元鈔票,抬起頭,只見馬思聰居高臨下,一臉高傲和不屑的朝著葉小凡望來。

        拿去花吧!

        葉小凡的目光落在那張百元鈔票上,抬頭望著馬思聰準備離去的身影道不是二百嗎,怎么變成了一百?

        馬思聰冷笑一聲,眼中一片嘲諷道你要是在廢話,信不信一百塊都不給你!

        你不講信用,說好了我把試卷寫上你的名字,就會給我二百塊。葉小凡咬了咬嘴唇,一臉不甘道。

        馬思聰一巴掌直接將那一百塊掃在了地上,嘴里罵道死肥豬,要不是我這幾年每個月都慈悲的給你錢花,你現在早就餓死了,還以為自己能夠坐在這里讀書嗎?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還敢用這種眼神看我,信不信老子讓你一分錢都得不到。

        話音落下,馬思聰便要伸腳去碾碎那張一百塊,葉小凡搶先一步,立刻伸手擋住了馬思聰的腳,一陣刺痛瞬間透過手背傳了過來。

        馬思聰望著葉小凡的卑賤樣子,吐了一口吐沫道死肥豬,最好給我管住你的嘴巴,要是這件事被別人知道,老子會用一百種方法弄死你!

        話音落下,馬思聰囂張離去,教室內瞬間變得一片寂靜。

        葉小凡顧不上紅腫疼痛的手背,淚在眼圈里打著轉,緩緩從地上撿起那張他用尊嚴和成績換來的一百塊。

        為了順利完成學業,為了自己的生活費,從上高中以來,葉小凡便將自己的成績賣給了馬思聰,沒有人知道,馬思聰那些令人羨慕贊嘆的成績,全都屬于這個被眾人嘲諷的葉小凡。

        只不過,二人的交易從最初的五百,變成了二百,又到了如今的一百......

        只有真正窮過的人,才知道那種一分錢難倒英雄漢的苦楚,才明白一個星期只能吃上幾個饅頭的慘狀,而葉小凡真的窮怕了。

        但他知道,知識是改變命運的途徑,所以他為了即將到來的高考,也要忍耐,到時候才是他一鳴驚人的時刻。

        收拾好東西,葉小凡背起書包準備去了他晚上要兼職的一家洗車行,這是葉小凡每天的工作,洗一輛車,可以得到一塊錢的提成,一晚上運氣好的話,可以賺十幾塊。

        或許這點錢不算多,但是對于葉小凡而言確是一筆不小的收入,而且以他的體型而言,能找到一份工作也實屬不易,而且洗車運氣好的時候,還能從一些闊綽的老板手里得到一筆小費。

        當然,也有運氣不好的時候,會被一些客人投訴。

        就在他剛剛到洗車行后,一輛豪車突然停在了洗車行,雖然葉小凡在洗車行已經工作了很長時間,也見識了很多豪車,但還從未見過這么漂亮的豪華跑車。

        一時間,葉小凡看的有些呆了,不過很快他便笑著迎了上去,畢竟能開的起這種豪車的人,一般也不會吝嗇給小費,興許可以彌補今天在馬思聰那里損失的一百塊。

        想到這,葉小凡面帶微笑,屁顛屁顛的走了過去,隨著車門打開,只見跑車上走下來一個雍容華貴的女人,柔順烏亮的長發優雅地盤起來,沒有做任何裝飾,卻偏偏給人一種十分驚艷的感覺,清冽的目光中又隱隱約約帶著一絲霸道,給人一種十分強勢的感覺。

        在葉小凡望向女人時,女人的目光也落在了葉小凡的臉上,眼中的那抹霸道立刻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愧疚,下一秒,直接朝著葉小凡沖了過來,一把將葉小凡摟在了懷里。

        小凡......真的是你,這么多年你受委屈了......女人哽咽著,緊緊的將葉小凡摟在懷中,不過葉小凡實在太胖了,女人只能環住他的半個身子。

        葉小凡微微一愣,顯然是被眼前的狀況驚住了,有些錯愕道阿姨,您認識我?

        女人松開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緩緩松開葉小凡道我當然認識你,因為你是我的兒子。

        兒子?

        聽到這句話,葉小凡更是一臉困惑,甚至有些尷尬的撓了撓后腦勺道阿姨,我想您是搞錯了,我父母在我三歲的時候就在車禍中去世了。

        女人眼中一片內疚之色道沒有搞錯,你就是我的小凡,當年的車禍其實另有隱情,我以后會跟你解釋,你好好看看這個東西,就會相信我是你的母親了。

        話音落下,女人從脖子上拿出一塊月牙狀的玉佩,葉小凡頓時臉色一變,下意識的將脖子上的月牙玉佩掏了出來,頓時兩塊玉佩完美的吻合在一起。

        葉小凡一臉驚色,錯愕的望向女人道你真的是林傾城......是我的媽媽?

        林傾城這個名字,是葉小凡記憶中關于母親最深的記憶,至于其他的記憶,在那一場車禍之中已經遺忘。

        死了十幾年的母親突然出現,這種感覺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實在有些令人難以置信。

        林傾城緊緊的攬著葉小凡,望著葉小凡的境遇眼中滿是心疼,輕輕的拍著他的背安撫道是我不好,都是媽媽不好,你放心,從今以后我會好好補償你的。

        ......

        林傾城的哭聲,很快便引來了洗車店的老板,這老板叫張五,以前是社會上的一個混混,后來年紀大了也不想過那種打打殺殺的日子,便開了一家洗車店。

        張五叼著煙走了過來,見葉小凡沒有干活,在一旁哭哭啼啼的,頓時呲牙咧嘴的罵道哭他么什么呢,晦氣死了,老子開店最忌諱這些晦氣的事,你不給我好好干活,在這里給我抹眼淚,趕緊給我滾蛋吧,以后別他么過來了!

        葉小凡聞言,頓時嚇得停止了哭聲,這洗車店的收入可是他的經濟來源,要是丟了這份工作,那他真有可能會餓死。

        想到這,葉小凡眼中一片驚慌,立刻給張五賠罪道張老板,我......

        你什么你,收拾東西趕緊給我滾蛋!張五不耐煩道。

        林傾城走上前,直接站在葉小凡的身前,整個人看起來十分強勢,冷聲道請你對我兒子說話客氣點。

        你又他么是誰......張五一臉不耐煩的朝著林傾城望去,頓時被林傾城的外表吸引,嘴里的話硬生生咽了回去,隨即目光轉向一旁的那輛紅色法拉利,眼睛都直了。

        而且張五望著這個林傾城,竟然覺得有幾分眼熟,但一時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這個林傾城,但是從林傾城的著裝以及那輛豪華跑車來看,這是金主無疑了。

        美女,來洗車的嗎?張五立刻變了臉,討好的望向林傾城道。

        林傾城沒有再看張五,拉起葉小凡的胳膊道兒子,咱們走吧,我帶你去我的城市,我們一起開始新的生活。

        話音落下,林傾城便要拉起葉小凡,不過葉小凡卻僵在原地,遲疑的開口道對不起,我現在還不能跟你走。

        對于親生母親死而復生這件事,葉小凡還是沒有能夠接受,而且還是在十幾年后,這一切對于他顯得有些太不真實。

        為什么?林傾城眼中泛起一陣晶瑩之色,似乎有些失望。

        葉小凡猶豫道我現在有自己的生活,而且我也需要時間去接受......況且我也很喜歡這里......

        葉小凡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因為此時他的心情實在有些復雜,甚至有些不知道如何去面對自己的母親。

        林傾城望了一眼葉小凡,顯然理解錯了葉小凡的話,她僵在原地幾秒鐘后,突然走向張五的身旁,直接將一張二百萬的支票遞了上去。

        這家店的市場價值應該在一百萬,這里有二百萬,以后這個店的老板就是葉小凡了。

        張五聞言,兩個眼睛已經發直了,立刻從林傾城手中接過支票,笑嘻嘻道沒問題,我明天就跟葉小凡過戶。

        這種好事,簡直就像是天上掉餡餅一樣,張五立刻將支票收進口袋里,同時一臉恭維的走到葉小凡身邊,巴結道小凡,看不出來你還是個隱形的富二代,原來到我這里打工是體驗生活來了啊。

        葉小凡一臉懵逼,完全沒有搞清楚眼前的狀況,不過他卻聽懂了林傾城話里的意思,她是把這家店買下來送給了自己。

        窮了十幾年的葉小凡,在這一刻更加覺得今晚發生的事情有些不太正常,以至于他一直都是錯愕的望著林傾城。

        林傾城以為葉小凡說的喜歡這里的原因,是因為喜歡眼前的這份工作,畢竟她這幾年一直都在暗暗打探著葉小凡的信息,自然也知道了葉小凡每次考試那糟糕的成績。

        林傾城雖然想要改變葉小凡的生活,但她知道要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對于葉小凡的補償,她希望是一生的,而不是這一刻。

        你可以回避一下嗎,我想跟我兒子單獨聊幾句。林傾城冷聲開口道。

        好的,我明天就帶著手續去辦理過戶。張五得了便宜,已經笑得合不攏嘴,攥著兜里的那張支票火速離去。

        待到張五離開后,葉傾城將一張華夏銀行的黑金卡遞給葉小凡道這張卡你先拿去用吧,若是花沒了在給我打電話,我身上還有一萬塊的現金,也給你留下來,我知道今天這一切對你而言有些難以接受,等你稍稍穩定一下,過幾天我在來看你。

        女人在葉小凡的額頭上吻了一口,看了一眼手表道我還有些事情要去處理,那張卡的背面有我的電話,你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話音落下,女人戀戀不舍的上了車,雖然她很想帶葉小凡一起離開,但是最終還是選擇尊重葉小凡的選擇。

        葉小凡木訥的愣在原地,直到那輛紅色的法拉利消失在視野里,他才后知后覺的回過神,望著手中的那張黑金卡,以及手中的那一沓現金,頓時心情有些沉重起來,整個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媽?

        媽呀!

        一萬塊!

        葉小凡咽了一口吐沫,望著手里那沓沉甸甸的鈔票,他這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多錢啊。

        他緩緩講錢拿在眼皮底下打量一圈,隨即才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衣服的內口袋里,因為突然發生的事情,他也沒有心思繼續留下來工作了,關上店門后心情復雜的朝著寢室走去。

        一路上,他都有些魂不守舍,突然出現的親媽,還是一個白富美,那自己豈不是富二代?

        ......

        江城一中402寢室宿舍內。

        老三,今天可是你的生日,你是不是得表示一下啊。坐在靠窗位置上鋪的王闖摘掉耳機,對著下面玩手機的周磊道。

        周磊擺弄著手中最新款的蘋果時機,面露難色道放學的時候我吃過飯了啊。

        切,你可是咱們寢室的小土豪,我們一年可就等著你帶我們出去嗨這一次呢。老大徐陽合上電腦,立刻附和道。

        就是啊,你該不會是最近買了手機,囊中羞澀了吧?

        老五孫一搏笑道你家里雖然沒有馬思聰那么有錢,不過區區一個蘋果手機,還不至于讓你捉襟見肘吧。

        寢室內,幾個男生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周磊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按照寢室的傳統,壽星是需要請大家吃飯的,而周磊原本請大家吃飯的錢外加這月的生活費,給他自己和女友各買了部蘋果手機便花光了,完全忘了生日趴的事情。

        算了,算了,誰沒個難處的時候嗎。王闖似乎看出了周磊的難處,立刻站出來替他解圍道。

        不過越是這樣,周磊的面子越掛不住,他眼珠一轉,突然嘆了一口氣道唉,實話跟你們說吧,我確實遇到難處了,原本我是準備了一萬塊請大家出去玩的,誰知道今晚回到寢室就發現放在枕頭下面的一萬塊不見了,本來這事我也不想說的,畢竟這是在咱們寢室內部丟了東西。

        聽到周磊的話,幾個男生頓時湊了過來,嘴里驚訝的一輪起來。

        在寢室丟了一萬塊,臥靠,這可不是小事啊!

        尼瑪,這不是寢室內部出賊了嗎。

        誰他么這么缺德啊,自己寢室的人也下手,還真是見錢眼開啊!

        幾個男生議論起來,隨即目光幾乎同時望向了葉小凡的床鋪,幾人隨即面面相覷,異口同聲道葉小凡!

        就在這時,葉小凡推門走了進來,聽到寢室的人喊自己的名字,下意識的問道怎么了?

        幾個人沒有說話,面面相覷幾秒鐘后,全都朝著葉小凡沖了上去,二話不說就開始在葉小凡身上搜刮起來。

        你們干嘛!葉小凡雖然性格內向,素來也沒什么脾氣,不過被眾人這么對待,一時也有些不爽,開始和寢室的幾個人推搡起來。

        啪!

        就在眾人推搡的過程中,只見一沓鮮紅的鈔票從葉小凡的身上掉了出來......

        powered by 綏棱教育信息網 © 2017 www.nz117.com
        五月色开心婷婷丁香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