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6ahs4"></b>
  1. <u id="6ahs4"></u>
    <wbr id="6ahs4"></wbr>
        <input id="6ahs4"></input>

        (全章節)先婚厚愛全本-先婚厚愛蘇奕丞顧安然小說大結局-泰格文學

        發布時間:2019-08-05 16:34

        《先婚厚愛》的男女主是蘇奕丞顧安然,知名作家莫縈給力之作,泰格文學為書迷推薦《先婚厚愛》全本閱讀,先婚厚愛小說精彩內容:安然翻了翻白眼,她早就不該期望能從她嘴里聽到什么好話的。

        先婚厚愛
        推薦指數:★★★★★
        >>《先婚厚愛》在線閱讀>>

        《先婚厚愛》精選章節

        來到樓下,卻不見安然的車,不禁轉頭看她,“你車呢,被撞還是被偷啦?”

        安然翻了翻白眼,她早就不該期望能從她嘴里聽到什么好話的,“車子停公司了,沒開回來,我們打車去,打車方便。”

        林麗點點頭,眼睛一轉悠,突然說道:“啊,要不這樣吧,你開程翔的車去,然后完了直接再把我給送回來。”

        安然嘴角抽搐了下,這丫敢情真當她是專職司機了!不過今天是賠罪,是道歉,她才不會笨到跟這老佛爺嗆聲,她得端正好態度,陪笑道:“老佛爺,您看您家小翔子的小老婆是名車,我這一糙人,到時候把你家小姐妹給刮了碰了那多不合適啊。”

        林麗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好一會兒才點點頭,“此言有理,是糙了點。”

        安然沒好氣的拍了她下,笑罵道:“給你幾分顏色你還開起染坊來了,一點都不客氣。”

        “誒誒誒,注意你態度。”林麗一本正經的說道。那表情看的安然直發笑,見她笑林麗自個也憋不太住了,最后,兩人在大馬路邊哄笑成一團。

        攔了車安然報了地址,可是這車開了一半,車上的老佛爺又發話了,說想吃悠然居的清蒸小黃魚,鑒于今天是來賠禮道歉了,又鑒于孕婦的情緒變化不穩定,安然毅然的讓司機改了道,折回去了悠然居。

        進去的時候安然沒要包間,只找了大廳靠窗的位置坐下,服務員微笑的拿了菜單遞給她,安然讓林麗點,林麗看了眼,嘴角微微往上翹,眼神略帶著不懷好意。

        安然端過服務員倒的水喝著,心中有種很不好的預感,甚至已經開始哀悼自己那并不飽滿的錢包。而就在安然暗自憂傷哀悼即將逝去的荷包的時候,旁邊的光線稍稍一暗,一人影來到安然她們身邊,還沒等安然抬頭,只聽見那人說,“蘇太太來用餐啊。”

        “噗嗚!”安然猛地被水嗆到,“咳咳……咳咳……”那喝進去的水沒進口腔,直接上了鼻腔,嗆得安然正個臉漲的緋紅,咳嗽不止。

        “安子?”林麗嚇了一跳,忙拿紙巾遞給她,又忙起身繞過桌子到她身邊輕拍她的背,邊說道:“你沒事吧!怎么喝個水都能吧自己嗆到!”

        “咳咳咳……”那水一部分進了鼻腔,一部分還卡在喉嚨,安然難受異常。

        “蘇太太,你,你沒事吧!”一旁站著的張經理略有些歉疚的看著安然,他剛剛在大廳正給員工安排工作,只見她們從外面進來,昨天那位蘇先生直接要了花語軒,他打電話征詢蘇總的意思,只聽蘇總說那位蘇先生是她哥哥,讓他們好生招待。所以今天安然再過來他就想著來打聲招呼,卻沒想自己太過冒失,竟然害她給嗆著了。

        聽聞他那句蘇太太,安然咳的越發厲害了些。

        見狀,林麗轉頭瞪著那個張經理,沒好氣的說道:“你是不是認錯人了,什么蘇太太,哪來的蘇太太。”

        “呃。”酒店的張經理一愣,他有些不明白了,指著安然愣愣的說道:“她不是蘇太太嗎?”

        “她是……”林麗剛想說什么,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猛地轉頭問安然道:“跟你結婚的那個男人姓蘇?”

        安然好不容易順了氣,止住了咳,不過臉依舊漲的緋紅,看著林麗,點點頭。

        “蘇太太,你,你沒事吧,還好嗎?”張經理關心的問道。

        安然點點頭,朝他搖搖手,有些困難的說道:“沒,沒事。”

        張經理這才點點頭,臨走前還不忘說道:“那蘇太太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我。”

        待張經理走了,安然也終于咳挺了,起順了,林麗這才轉身回了自己座位,坐在位置上拿著菜單,若有所思的看著安然,也不說話。

        安然被看的有些發毛,“你,你想說什么直接說,想問什么也直接問,別這么看著我,怪怪的。”

        好半天,林麗才問道:“安子,你老公什么人啊,看上去應該是有錢有勢吧!”

        安然搖搖頭,“我不知道。”他確實不知道,昨天晚上原本想跟他談談的,后來因為媽***事也就沒說了,聽他說今天是要出差,估計要談,也得明天了。

        林麗直接丟開菜單,一本正經的坐好,教訓道:“我說也真有你的,才見一面就跑去跟人扯證結婚,你這樣也對自己也太不負責了。”

        “其實不都一樣嘛,相親的目的就是為了結婚,兩人看著合適,結就結了唄,我是怕了,再相下去,指不定哪天又得蹦出個林安杰來。”安然說道。

        “可你這樣也太草率了吧,最起碼兩人也得先了解,再快那交往個一個月也行,就算是一星期也可以啊,你倒是好,這一天都沒到,才一二個小時就給證都領了,你就都不怕遇到什么不法分子意圖不軌的人啊!”林麗有些生氣,不氣別的,只氣她太不珍惜自己。

        安然只是笑,不辯駁,其實現在想想確實是沖動的。

        林麗沒好氣的看了她眼,端過桌上的水喝了口,嘆了口氣,再看安然眼里多了份內疚和自責,“安子,你是不是因為我哪天跟你說了莫非的事,所以這才……”

        “沒有。”安然否認,端起水也喝了口,“哪天我見到他了,他來找我。”

        “靠,他還有臉來找你!”林麗有些激動。

        “那天我跟他聊過之后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安然說道,“即使六年前他沒有離開,即使我能留住他,但是我留不住他一輩子,他的心太大,他要的東西我當初給不起,六年后的現在,我依舊給不起。”

        powered by 綏棱教育信息網 © 2017 www.nz117.com
        五月色开心婷婷丁香开心